養育孩子

成為自己與交托孩子

最近對我而言有一個很困難的轉折,在心底一直翻攪著。 

本來我已經做好決定,想多花時間在家裡好好陪伴睿兒長大,陪著超級好動好奇的他練習靜心、練習做家事,讓他真的靜下來。 然而因為調度不過來育兒的工作,整個四月份我都在待命陪產,老公也已經陪孩子陪到昏頭了,我到底該怎麼決定要不要完成seva ? (受訓光中心帶領人之前要完成四個禮拜的seva 神的僕人的光中心見習工作)

我的內在有很多的對話:到底什麼是光中心,一定要去受訓光中心訓練才可以是光中心帶領人嗎? 每個願意發光的人不就是個移動式的光中心嗎?  我何必一定要去受訓、何必一定要成立什麼光中心? 難道不能輕鬆點嗎?

老實說不只是為了受訓,內在想去母光中心的感覺,是一種想「回家」的感覺。

很像是冰雪奇緣第二集裡面,你知道有一個遠方的家一直在呼喚你,也許有時候很難想起來,但是一想起來的時候又覺得自己怎麼還離家這麼遠。

這個找尋家的感覺,讓我慢慢的靠近聖火傳承。內在決定了去上浴光、決定領取自己的靈性名字、決定找到帶領自己的師傅並且拜師、決定搬來力量之地居住,我想這幾年,我那內在那個家的鞏固性越來越穩定。並不是老公、孩子、力量之地、或是師傅才是我的家。

我一直都是我自己的家,每個人的心其實都是,只要跟內在的神性連結。


seva 的工作類型轉變成帶著大孩子去做了,行事曆已經 8-9分滿的我,已經沒有想要強迫什麼,決定放棄了這回事。 光中心帶領人訓練的報名時間也要截止了,神的旨意可能是叫我慢慢來。

才剛跟中心工作人員 Aira 說,我今年先放棄seva了,不去法國了。

隔天一早,Aira 轉達金崙兩位老師的訊息,讓我可以帶著孩子去seva、也可以週末去。

我又被神大大的推了一把!
還被 Aira 又推一把:光中心帶領人訓練的報名四月底截止喔!

一邊受靈性訓練的路上陸續生了三個孩子,老師們從不會跟我說「你必須要放下你的孩子」,我經常詢問他們能否帶著孩子一起去,他們也總是努力衡量,讓我能帶孩子進去課堂中,以讓我的伴侶能夠在育兒工作量中喘息。

而孩子們出現在光中心的時候,多數是非常穩定的狀態,加上日常在生活中陪著孩子們練習各種家事和工作,他們是願意工作、非常能跟隨我指令的孩子。 然而我沒有想到,老師竟然會寬容地答應,讓我帶著穩定的兩個大孩子(輪流去)去中心seva.

那我就得放下睿兒了,這讓我內心不斷地翻攪著。

才剛決定要好好陪伴睿兒的我,無法帶他在身邊,因為要放下他走向自己的路,這個階段是他最可愛的時期,(這個階段到底是我的什麼時期,老實說我搞不清楚,我只覺得推力真的很大),身為一個母親總可能因為孩子而無法放下、無法前進、無法正視自己的心,其中的難以抉擇,對於孩子的不捨,讓我的眼淚直直落。

我一直往內在看進去,我放不下的是什麼、我害怕的是什麼?

我仍然有一點害怕離開孩子一陣子之後,他們就再也不需要我了,即使我知道這是一個假象。當我這樣子跟老公說的時候,主責育兒的他感嘆地說:「你知道 每個孩子每天都在期待你單獨陪伴他們嗎? 」

我想起 2018的那一年,Manoh Ram 也是才好小好小的一歲多而已,甚至還沒有斷奶,但我決定去加拿大受 國際陪產員的訓練(仍會漲奶),接著又和老公去澳洲藍山受樸門師訓。

那是一個很難的決定,要放下幼小的孩子去成為自己。
然而,沒有當初的出走受訓,我們不會有今天的位置。

那麼,孩子真的如我想像的那麼需要我嗎? 那麼地非我不可嗎?

孩子那一端感受到的是什麼呢? 其實這是很值得核對的。

今天在宜蘭要跟睿兒說再見的時候,我讀到還是要好好抱抱他說再見,不可以不露臉。

我穩住自己,讓能量不那麼牽掛他,好好抱了他之後,他也好好地回到公公的車上了。
然後他在車子裡開始大叫媽媽,我的眼淚就真的止不住了。

我再次過去抱他,長輩們給我很多時間好好跟睿兒說話:

我抱著他、看著他說:

「小睿,媽媽有些事情要去完成,但是我沒有辦法帶著你去。但是媽媽一定會在忙完之後,去跟阿公接你回家,你在阿公家等等我,好嗎? 我知道你會很想我,媽媽的光會一直在你旁邊,你想我的時候我會知道,我會送光給你。 媽媽也會打電話給你的。」

後來小睿用著他大大的眼睛看著哭哭的我,我不確定是因為他長大了,還是因為我真的很誠心地跟他溝通,他全然地接受了,接受了所以點點頭,小睿是一個絕不可能被強迫的孩子, 後來他同意回到車上,跟公公離開了。

小睿這樣全然用光的層次溝通的孩子,當然也可以遠端地感受到我的愛與光。 我很感謝我相信著內在的指引,好好地相信孩子其實能夠支持與接納我的道路。

我也在靜心中問過阿格尼,我該怎麼放下對小睿的不捨,阿格尼請我把小睿交給他,一切都會有眷顧與安排。

要放下那麼可愛的孩子,對一個母親而言真的很難,我其實很想每天只是眷戀在他旁邊,好好地一起吃東西、睡午覺、玩耍,而我卻一次又一次地離開孩子,去做自己更該完成的事,然後再回來陪伴孩子,而且是三個幼兒,日日夜夜都需要陪伴而且沒有保母協助,偶爾有家人支援。

我的內在仍有想要守在母職中而逃避成為自己的聲音。 然而去做自己該做的,完全不是逃避母職不是嗎?一個母親一輩子都會是母親,孩子也一直看著我在成為的自己,他們也同時知道媽媽因此更能安心的當媽媽、而他們也能安心的(效仿媽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這從來不是二元論可以解釋的,二元論從來不能解釋什麼。

每一次看著媽媽個案,看著他們放不下孩子,我試著不去說出我個人最討厭聽到的話:「你就是放不下孩子、你要去成為自己」,各位讀者,我願世界多些同理,少些批判。

我總讓自己回想起老師們給我許多寬容、諒解,陪著我一次又一次嘗試讓孩子陪著我去受訓,然後我更因此了解為什麼自己該放下、或者該怎麼放下我的孩子,因此,我有更多能夠跟個案分享的情境、體會、包容。

我也是曾經好好的被體諒和全力支持,才走到現在的。

我感謝曾經 不被任何人帶領的我,終於慢慢地練習被帶領,我會走到哪裡,我不在預測、期待,就讓我跟隨著 om namah shivaya 的流動,走下去。

感謝我所有的老師、我的家人們, 謝謝你們在我的道路上,一直支持著。

關於回家,回到自己的心家~
第一步~ 我推薦先踏進 浴光之路. 願我有機會,陪伴你的回家之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