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書寫

孕育。重生。土地。原點

今天是 seva 工作結束前的最後一次進到蓮花池中,把蓮花種回去。因為池子底部開始有晶化/生物膜的長出,水位日漸提升,希望可以一路穩定。

而因為池子水位上升了,彎腰種回蓮花時是胸部以上都浸泡在水中的。

這兩週連續在土地、池子中的工作,是我這兩年比較少的經驗(懷孕-陪產-產後恢復-哺乳是這兩年的大部分),我其實很高興,找回讓身體進行 經常土地工作的節奏中:

Ex: 哪種手套最舒服、清洗後多久可以被晾乾再使用。該穿上什麼工作服以及更換的衣服、幾點上山工作可以避開烈日當空、要帶多少的水才夠喝、清洗跟晾乾工具、多少的勞力活之後我在當天還能做什麼、該怎麼恢復身體的痠痛等。

當然還包括,手推車的操作、鏟土、挖土、敷土、挖石頭、折樹枝、種植的動作與安全姿勢等,這些我本來很熟悉的事情一點一滴地回到我的生命之中。

滿腿都是各種昆蟲的親吻跟咬咬(有幾處是被咬到時會感到劇痛!),牠們在幫我治療身體,過多脂肪肌肉量不足的腿部,足底跟腳趾頭也有非常多的裂痕、刮傷等,顯示了足底仍太薄無法保護好自己。


然而我內心的一些疑問,就在這樣的工作過程中被解答了。

。。

我沒有想要只推廣溫柔生產了,女人想要怎麼生產要怎麼樣的醫療介入或不要,我真的覺得妳都可以自己決定,那麼想要被家人決定的也是自己的造化,我也很尊重的。

我想做的比較是帶人們從與自然的互動中,去覺知到「自己」。

那個其實很大的自己,大過於母職、大過於職業名稱,那個 可以頂天立地 的自己。

。。

當妳真的貼近「自己」,成為自己。
妳怎麼可能容許別人跟妳說「妳只能這樣那樣、在哪生、只能在哪生」?

我想起自己三次生產時的堅定,我很清楚我會在家生產、我很清楚我不會讓任何人催促或用我不需要的醫療介入來傷害我跟我的孩子。連生完有長輩要來探訪都要問過我,沒有人可以亂碰我的孩子,更別說帶走我的孩子(若真的發生了我會奮力咬死他,可能因為狠勁十足沒人敢這麼做)。

我也有去產檢、有後備醫院的支持,我尊重醫護的專業,他們也需要尊重我的意願,我沒有覺得自己比醫院小,這是我的生產,當然是我決定,舍我其誰????

。。

我後來想一想,我之所以是一個所有產後檢查疫苗用藥等  助產師都填寫:「拒拒拒」的女性,那內在巨大的堅定感,是因為我知道我有任何的狀況,土地或靈性協助者/ 神都會來幫我的,當然因此我也花了非常多的精神去研究身心靈健康的整體觀念跟知識等。

。。

就在這個我覺知到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去分開的講述「靈性、孕育、生產、與自然土地的連結或說是樸門」。我更清楚了自己的位置,帶著人們去貼近土地、實際去照顧土地,這本身就是一個靜心的狀態。

所謂的孕育,根本就是重生。

而人的重生,就是回到土地的這個原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