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系結構

再見,我內在對於母親的期待。

photo credit: https://www.pinterest.com/pin/279715826829971497/

初二夜晚,一家大小已然入睡,我起身洗個澡、保養自己,進入了清明的書寫。

初二本是要歡喜回娘家,但對我而言是巨大的挑戰和恐懼。

因為以往數不清的傷害,讓我害怕著回家,抗拒著自己在台北有娘家。然而,嘗試放下期待並真的成為自己的內在母親,是我在去年的最大努力,然而這39年的生命中,我也一直在這個歷程裡。

這次決定回娘家,僅是想要禮貌的探望,卻得鼓足勇氣。

前一晚的我有點焦慮難以入眠,但想一想只回去三個小時左右,應該也不會發生太難受的事,老公除了抱抱我,還說了一句:「(若發生了什麼事無法請爸爸載我們去北車)大不了我們搭計程車去啊。」

**

下午時爸爸特別到婆家載我們,省去下雨天要帶著三個小小孩搭公車移動的疲憊。

到了娘家的巷口,我看見母親在巷口撐著傘等著,好像已經等了很久。

在娘家的三個多小時,我發覺自己沒有想要貼近關係,也不太訴說自己的近況。

我慢慢感覺到,這一段母女關係,變得更平淡了,有點像是跟個案的關係。

之前的我,曾經對於自己「放棄了要去更親近母親」,是充滿傷心的,還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這樣的我是不是很糟的靈性老師。

然而我的靈魂選擇經驗跟原生家庭的迥異、經驗母親在我和兄弟間討愛,我後來驚覺,我和手足之間的關係惡化,就是母親像是小女孩般到處討愛跟告狀。

很謝謝她今天對我跟我的孩子們呵護有加,但我感覺到是蠻刻意的。

我也在感覺到她即將要開口說幾句難聽的:「你的身材又怎樣了」的兩秒前,頭也不回地走開去做其他的事,這是我自保的方式。但她若真的開口說以往總掛在嘴邊的難聽話,我大概也只會沈默地看著她,沒有回應。

**

而且我發覺,我已經沒有想要喊她「媽」了,因此在書寫中,竟然只能全程用「母親」來稱呼她。

她的情緒、健康、讓自己開心的責任等,已經完全不會再引起我情緒上的波動。
我願意向她頂禮,祝福她,也不再干預她任何的人生決定。

**

離去前,我抱了她一下,說了句:「保重」。

但沒能抱得很緊,有點像是跟沒有很熟的朋友那種擁抱。

然後,爸的車載著我們要去北車,後車廂忘了關,母親在車後追過來想要跟我們說。

我驚覺她的身體衰老肥胖,我的腦海卻突然想起了小時候,某個早晨她曾經帶我去晨跑,從通化街跑到國父紀念館,我記得那天的陽光、母親的活力跟亮眼,以及願意陪伴、聆聽我的心。

但是後來一直到長大為止,我幾乎再也想不起來她當時的光芒。
她當然再也沒有陪我去運動過,互動的時候說三道四要我聽盡她生命的劇碼。

成為三寶媽之後,我可能可以理解她的疲憊、對生命的埋怨。

然而,其實我是那麼想念她曾經有的光芒與美麗,也曾經希望她活得開心。

而今,我已經完全接受,就算親為母女,生命責任還是各自獨立的。

我很謝謝母親給我這數十年來的學習,雖是充滿誤解、傷痛、糾葛,在療癒這一些的過程中,卻讓我成為了一個更能回到自己內在,真心陪伴孩子的母親。

也謝謝她讓我理解了,一個孩子是多麼深愛著母親、希望母親發光、快樂、美麗,我的孩子們也經常這樣子仰望著我,我所要做的就是,好好地成為自己。

**

謝謝讓我充滿傷痛的原生家庭,那些對於關係的不捨,好像都告一段落了。

因為這些傷痛,其中的凱龍轉化,我似乎更完整的回到自己了。

**

我深深地向原生家庭頂禮,並與原生家人的生命決定做分離。
我也深深的向這個分離頂禮,因此與神相連,成為活出自由意志的靈魂個體。

Om Namah Shivay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