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產陪伴

溫柔生產的真實之間 – W的羽化轉變

photo credit : http://jenhannahspeaks.com/motherhood-metamorphosis-goo-you/

Ellejana 特此感謝:產家以寬大的胸懷讓我張貼此文。陪產員彭甘以愛與耐力,與我一同陪伴W的生產,以及台東馬偕產科團隊的專業與貼心陪伴。

[ 產前準備 ]

開始陪伴W是從她的孕期第六個月,因爲一場「海豚溫柔生產分享會」,來與「溫柔生產在台東」結緣。

先是在線上跟W通話,她做了很多的研究、有很多的疑問,是個非常努力搜集資訊的孕媽咪。很明確的知道,哪些生產中的醫療措施是她不想要經歷的。


她告訴我,一知道懷孕,她就想要結束屏東的工作,搬回娘家所在地:台東市區。
但是在台東,是否有溫柔生產的機會呢?她努力在網路上搜尋,找到了分享會、陪產員。

分享會之後,她確定自己是需要陪產員的,雖然W的預產日會是我的孕期33週,實習陪產員 彭甘願意協助我,協力陪伴W的生產,因此她成為我第十一個陪產個案。

孕前後的陪伴工作,訪視、線上的關懷與諮詢等,也是我的工作範圍。

W和先生有參與我的生產教育團體班,與先生在準備生產的過程中,開始有了「生產是兩個人的事」的美好感受、與寶寶的對話越來越多,也透過采晴的孕婦瑜伽+生產教育,跟內在開始有了對話。

W在孕期中,最難受是孕前期的孕吐、胃口改變,而中後期因為外食頻繁的狀況,讓體重飆升了許多,大約有20公斤。然而身體仍是越來越沉重,不想要出門的狀況,在最後一兩個月的孕期裡,變得比較嚴重。透過一次次的鼓勵,她也慢慢清楚,體力、肌耐力等要夠,才能撐過一場沒有醫療介入的生產。因此,沒有運動習慣的她,仍試著努力提高每週散步、做瑜伽的次數。

——————————————

[ 待產過程 ]

W的產程在預產日之前的三天開始啟動,先是規律的微弱收縮,持續了一天一夜幾乎無法入眠,她在早上決定入院檢查,子宮頸還沒有打開,則繼續回家待產,這讓她感覺「自己被退貨了」,非常的難過。透過解釋,她開始接受是自己的身體還沒有準備好,還需要一些時間讓子宮頸軟化,在家待產是放鬆許多的,真的要生了,我們仍會再次陪她去醫院的。

同一天的下午W落紅了,落紅後的收縮開始增為中度,有點喘、並且開始低吟的程度。我請她持續用紙筆記錄:陣痛時間、強度、排尿排便狀況、分泌物狀況等,並且定時拍照給我們看。

我和彭甘在線上待命著,等待W的收縮變得更強、間隔時間更短、紅色的分泌物開始陸續出現、收縮時會發出「om」的聲響,W與先生決定前醫院檢查,並通知我們已經開兩指了,那時約是待產時間第二天的晚上九點鐘。

< 紅色分泌物極少 >

到了醫院,我建議先生陪伴她做搖擺的動作,盡量維持骨盆敞開的姿勢。


非常特別的是,W沒有很喜歡坐產球,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她的背部跟臀肌都開始有劇烈的神經疼痛(可能因為骨盆被寶寶慢慢撐開了,引發神經疼痛),任何坐姿都讓她極不舒服。

W的紅色的分泌物在整個產程裡都很少,就連開到四指了,分泌物仍然沒有很多。但她也是我目前陪伴過唯一在產程中,全程施打抗生素的個案,我不確定這跟一入院就持續施打抗生素是否有關聯(乙鍊陽性)?

< 胎頭不固定、確認胎頭有點歪 >
待產時間:入院後第二天的十點

經過幾乎一個夜晚+白天的努力,子宮頸曾經一度開到四指、又因為子宮頸腫脹退回三指,早上W接受了一針幫子宮頸消炎用,確認胎頭的入盆位置有點歪,但還沒到達 0 的位置,彭甘建議先用膝胸臥位來倒車,持續了25分鐘,讓寶寶重新擺好頭的姿勢。我也請W跟寶寶說,頭要低低的擺成謙卑姿勢、不偏左右。

胎頭重新對準之後,子宮頸的展開開始變快,入院第三天的中午一度有到4-5指,但是後來又因為子宮頸的水腫狀況,寶寶的下降出現困難。

< 子宮頸水腫 >
待產時間:入院後第二天的一大早

因為收縮的疼痛與不自覺用力,即使在不斷提醒之下,W的喊叫聲很難使用哈氣的,也因為加上背部和臀部的神經疼痛,她幾乎都是非常出力的喊叫。許多的不自覺用力累積後,子宮頸腫脹起來了。本來好不容易變薄的子宮頸,又因為水腫而變厚了,這總是會讓產婦感到沮喪。因此開始用比較多的趴跪姿、側臥,讓子宮頸稍微休息。

< 背部、臀部疼痛 >
待產時間:入院後到入院第三天凌晨

W在待產的中段之後都持續說著背部痛到不行,經過許多的按摩、熱敷都無法得到舒緩。

然而產後訪視的時候,她說一生完背就不痛了,寶寶通過骨盆腔時所牽引的神經性疼痛+W剛好是肌肉強度不太夠,疼痛整個蔓延開來的狀態,讓她難耐到決定要打無痛分娩。

< 無痛分娩 painless on >
待產時間:入院後第二天的晚間八點半

在第三天的待產接近下午時,W已經幾乎沒力、背痛、極疲憊、幾乎完全吃不下也讓她的身體熱量不夠。我詢問她是否還想繼續待產,她很希望用剖腹產來結束一切,我的建議是第一胎若剖腹,後來的生產要再試著自然產就成為高風險族群了(且她是高齡產婦),聊了一下之後她陷入沈思,我觀察到她需要跟先生獨處、討論,因此決定跟彭甘出去吃晚餐,讓W跟先生聊一聊這時候是否讓醫療介入來協助她的生產。

晚餐之後我彭甘回到現場,請護理師進來說明醫療介入的選項,我協助產家明白各種選項,包括無痛分娩、催生、剖腹產,並且確認他們都有聽懂。後來,W決定打無痛分娩之後,終於可以躺平一下,但是背痛仍然讓她無法入睡。

< 催生與否 >
待產時間:入院後第二天的晚間九點半

W決定注射無痛分娩的原因,是想要休息一下再讓自己繼續把孩子生下來。
麻醉科醫師也在施打之前,重新詳盡說明了 painless 無痛分娩的細節、影響等。

但是護理師在 painless on 後再次進來說明,無痛分娩會讓收縮的感覺變得不明顯,產程反而可能會因此拉得更長,離「收縮又多又強」的程度,似乎更遠了,這對於已經完全沒力的W而言,是更難接受的事情。因此護理師建議,讓催生針劑協助W的產程。

但是事實上,她的身體已經幾乎無法負荷更多的收縮疼痛、肌肉耐力跟強度也超過了負荷。

W後來與先生決定,先不打催生藥,先休息一下,讓自己可以隔天早上再決定這件事。


< 我終於放下「陪產員無論如何都要撐到最後一刻、看到寶寶」的執念 >

由於產程的延長,我跟彭甘與產家討論,在許多與醫護人員與產家的溝通已經達成之後,是否還需要我們在場?

留下來,到底是為了什麼?我的作用是否可以發揮?

在準備室待產幾乎沒有空間休息,若是我留下來過夜,想必產家爸爸反而沒有床位可睡,加上入院 24小時幾乎沒睡的陪產,讓孕期33週的我開始有點恍神、累到隨時可閉眼、無法精確判斷與說話。

< 溫柔生產,並不是要做到 「零醫療介入」,或「只能自然產」。 >

< 溫柔生產,是不分「生產方式」與「地點」的。 > 

< 溫柔生產,是產家與寶寶的人權被完全尊重、被詳盡解釋所要經歷的醫療措施後,才下決定。 >


還有一個我決定先離開的原因是:我發覺W很需要跟先生「兩個人」討論才能作決定,若我在場的時候,她很容易陷入「溫柔生產陪產員在的話,我就應該要怎麼做才是溫柔生產,我不應該採納醫院的某些醫療方式」的迷思裡。

這不應該是我存在的原因,若這已經是她腦中無法移除的信念,那該離開的人應該是我,以讓W可以做出母嬰平安的決定。

我也十分相信,溫柔的東馬產科團隊一定會陪伴W和先生,用最適合方式,迎接寶寶的出生。

***

我離院之前,跟W好好聊過,她感到很難過,對於自己「無法堅持」一事流下了眼淚,她想要像「某些人」一樣,很堅強的選擇溫柔生產。

但是她忽略了去讚許自己,在普遍入院就開始使用許多藥物的生產年代裡,她願意從產前就開始學習生產的知識、技能、身體準備,並且在入院後幾乎沒有用藥的待產,一直到自己沒有力氣了。

我在她流下眼淚說出:「我以為我可以」跟她解釋:


只要是適合她的、有從醫護人員那邊得到詳盡解釋後才接受的任何處置與決定,就是溫柔生產啊。

我這才發現,W所認為的溫柔生產,反而可能讓她與寶寶造成母嬰安危。

這似乎是大眾的迷失,認為所謂的溫柔生產就只能是「沒有醫療介入的自然產」、「居家生產」、甚至有人認為溫柔生產就只能做:「水中生產」。

不管哪一種方式,得確定那就是你要的,而不是「想成為某某人」而去做的。那你的內在才會全心全意的相信,每日的體能鍛鍊、健康飲食、信念準備、保持愉悅等,才能夠在臣服之中去執行。

我也明白與看見,成功案例的一再而再被轉貼,帶給了許多想要溫柔生產的產婦無比的信心,但是產前的準備與風險評估等這一塊,描述甚少,反而引起了許多的誤會、待產時的身心感受的巨大落差。


< 陪產員離院、產婦破水、寶寶出生 >
待產時間:入院後第二天的晚間十點半~第三天凌晨一點半左右。

在我和彭甘都離院後,好不容易在有點恍神的狀態下,安全開車回到工作室,我快速喝個補湯梳洗後入睡。

隔天一早起來,我看見產家爸爸在半夜就傳的喜訊,W在夜間十一點多大破水了(仍沒有打催生針),接著子宮頸全開,收縮變強,然後因為有打無痛分娩,W還可以忍受最後的收縮疼痛,最後讓吳醫師和護理人員陪伴下,在待產準備室(並非接生室)用常規方式(含閉氣用力、推肚子),將寶寶安全產下。產後的會陰撕裂傷較為嚴重,寶寶重量大約3300g。(媽媽身高160 cm)

產後一個半小時,W也有與寶寶的完整肌膚接觸時間。

也非常感謝,產科護理師協助產家爸爸做胎盤拓印,台東有這樣的產科團隊,能夠好好尊重產婦的生產計畫,真的很幸運。
 
這個早晨,我和彭甘在睡醒後,立馬去訪視產婦,看見在一片粉紅光中祥和的W與十分穩定的新生兒寶寶,我確認了昨晚先離院照顧好也是孕媽媽的自己,是更好的決定。

我很高興自己放下了「我是很重要的,我一定要在場」這樣的執念。
轉而是用討論的方式,讓產家做主,是否還需要我的陪伴。

很恭喜W與先生所經歷的一切,因為他們的敞開於孩子帶來的人生轉化,在孕期跟待產的時候,走過許多的生命學習。

我深深替他們高興,也榮幸能在旁陪伴,看見這個神蹟的羽化轉變。


對他們,對我,都是。

Thanks to all whom around me.

Love, Ellejan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