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產陪伴

孕產準備/ 定位自身在孕產中的位置

作者:林宜慧 / Ellejana. 

感謝生動盟秘書長 陳玫儀  所分享有關芭芭拉的演講內容,我有著許多的感動和想法,因此摘錄了一些玫儀所寫的演講紀錄,加上我寫的,分享如下:

自從在萬美麗助產師的協助下,我居家生了第一胎之後 (2015/06/24),我成為一位溫柔生產的推廣者。2017年初居家產下第二胎之後,年中我參與了陪產員培訓(宜蘭.貝斯特助產所) 在實習、正式陪產的經驗中,我開始有機會接觸產科醫生、團隊、與產婦們。

自那時候開始,身邊的女性更喜歡與我分享自身的生產經歷。

宜慧 / Ellejana:「哦,當初是自然產的嗎?」

婦女:「是啊,都是我自己生的啊!肚子痛得不得了才能到醫院啊,其他的時間都是自己在醫院爬樓梯、或者在家裡先準備。醫生有幫我剪會陰,護士幫我推肚子,不這樣子生要怎麼生?」

***
「Barbara說她自從看到過多的醫療介入生產後,他再也不用Natural birth來形容陰道產了,因為現代的陰道產一點都不自然,不必要的醫療介入使得生產變得更加危險,這也是她後來都只用gentle birth一詞。」~摘自:陳玫儀刊登在生動盟的文字與翻譯。
***

有些女性也會在剛懷孕、或是接近生產的時候,
很希望知道該獲得哪些資訊來照顧自己,因此來找我做諮詢或者轉介。

因此,我漸漸看到一個特別的、普遍的現象:孕婦在生產前仍然不清楚「生產會怎麼發生、自己該如何應對。」因此,她們「對於自身的生產感到懷疑」、「沒有面對生產的力量」。

重點是,在一路嘗試反璞歸真、自己的孕產經驗中,我的內在已經完全相信了:

「健康的孕期,可以運動、食慾會好、很有力量、可以好好的跟胎兒連結。」

***
「Barbara:Gentle birth is about thinking. What mother thinks, what baby feels. The moment you change your perspective is the moment you begin to release new chemicals in your body. /

溫柔生產與思維很有關聯,母親的思維方式能夠完全影響到寶寶的感受。而影響母親如何思考的是自己的價值觀與信仰,在改變了自身的看法之後,你也將釋放出內在的化學激素。」~部分摘自:陳玫儀刊登在生動盟的文字與翻譯。
***

這些來找我諮詢的產婦,有時候無法成為我的陪產個案。但有些可以幸運地上到生產教育課程。

產婦無法找陪產員的回答:「安全第一,我先生說找某某醫生能讓他比較安心」、「家人說不需要陪產員,他們可以陪伴我」、「醫生說我不需要陪產員,護士就可以做到陪產員能給的照護」。

在過程中,我盡量以線上、當面諮詢、上課、陪產檢等等的方式,陪伴產婦去體會到:
「產婦本身才是生產的主體」。但後來她想要經歷的,我也交託給神照顧。

***
「Barbara每週都會去見產家一次,去跟她們聊聊他們的價值觀與原生家庭的關係,也會請產家去問問他們的母親當初生她時的感受與情況。她認為一名母親如何被誕生是會影響她對自己的認同和價值。」~摘自:陳玫儀刊登在生動盟的文字與翻譯。
***

是的,也是因為這樣,我總是花非常多的時間,在線上、或者面對面與產婦多聊,聊什麼都好。讓女性知道,一直有一個人關心她與她的寶寶,她的自身內在力量就會增強,足以面對即將的生產。

一名女性想要怎麼生產,跟她的母親當初怎麼懷胎、生下她,有著極大的關聯。曾經在懷胎或是生產經歷創傷的寶寶,在長大之後要自己生寶寶的時候,更需要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因為她的母親曾經因為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懷胎與生產,因此無法做生產智慧的傳授,那她本身就更需要尋找能夠引導身心與生產智慧連結的助產、陪產或是生產教育相關課程,來支持自己,全然與自身的生產智慧重新連結。

***
有關生產創傷,Barbara 說:「生產創傷不是開始於母親生產的那一刻,而是母親自己成為受精卵以及被出生的那一刻就開始了。她認為一名母親如何被誕生是會影響她對自己的認同和價值。一名被好好對待的寶寶,對自我有較高的認同感,當她成為一名遇到困難的母親時,她比較不容易因為自我否定而陷入憂鬱,她也會有較正面的處理機制(coping mechanism)去面對困難,而這coping mechanism在六歲以前就已被建立完成」。 ~部分摘自:陳玫儀刊登在生動盟的文字與翻譯。
***

我曾經有一次陪伴產前婦女學習生產教育、產檢但無法陪產的經驗。

這位產婦的第一次生產經驗很不好,因此她非常害怕迎接自己的第二胎。在學習了生產教育、與我深談了許多之後,雖然到最後的決定是與家人一起迎接二寶的生產,不請陪產員。但事後我得知了她在醫院順利靠自己的力量(不打無痛分娩),把寶寶生下來了,我開心於她的開心,她很開心終於可以「完整的經歷自己的生產」。

這看似是一個很正常的經歷,但在我們的社會,人們卻逐漸忘記:
是的,在哪裡生、怎麼生、誰來陪,完全都是產婦可以自己做主的。

***
Barbara:「當助產師進入產房後,她必須 center herself (我這裡的理解比較像是他必須清楚自己在生產這件事上的角色和功能),做深呼吸,然後用產婦能理解的話語來給予支持和協助,助產師在生產時是完全的臣服(surrender),並為愛所用(be used for love)」。 ~摘自:陳玫儀刊登在生動盟的文字與翻譯。

***

我回想起每一次的陪產、諮詢、生產教育的給出。
真的一次次都是「臣服/ surrender」的過程。

對我而言,同時是能量工作者、也是陪產員,完全可以理解芭芭拉所說的。

要陪伴一個正在經歷極度生產疼痛的女性(不知會長達多久),在完全進入淺意識之後,還能憶起該怎麼做出有效的生產姿勢,還能「以我來安在她的狀態」,有點像是 Barbara 所說的 “center myself ”. 去連結神在當時讓我跟產婦說出些什麼,去明白所說的話並不是同情而是充滿慈悲、無條件的愛。讓我自己成為一個愛的傳達管道,支持母親的生產力量、還有協助胎兒的順利出生。

生產,全然是一件神聖的事情,我是這樣看待的,因此我就會做出這樣神聖的言語跟協助。

我也很高興自己可以在陪產員這個位置,與產家一同經歷,看著寶寶真的從肚子裡努力往下然後伸出頭來、肩膀出來、全身溜出來、哇哇大哭。 totally holly experience !

一次又一次,在我看到的時候仍然熱淚盈眶的經歷。(當場都要假裝很鎮定)

***
「Barbara 認為一名助產師如果能在陪產的過程中扮演支持者的角色,或者即便只是成為一名witness(目擊者),無論最後生產的結果如何,都能為產婦帶來美好的經驗。Barbara舉了一個實驗做例子,研究者請一名老太太在一名產婦生產時,坐在搖椅上織毛線,研究結果顯示光只是老太太從容地坐在那裡,就能降低產婦在生產時的焦慮和緊張感,可見光讓產婦覺得不孤單這件事就能降低產婦的生產創傷。」~摘自:陳玫儀刊登在生動盟的文字與翻譯。
***

我真的很高興會有婦女來找我幫忙諮詢、陪產。
當然,每一個伴侶、或者產婦的好朋友,也可以提供產婦有力量的陪伴哦!不見得一定要請陪產員。
若有產婦想要經歷減少醫療介入,不請陪產員、助產師,想避免掉「這個生產經驗不是我想要的」的後悔。我想提供以下的方式來讓產婦、伴侶或親友,與產婦一起做足準備,迎接寶寶。

據我所知,法國跟德國的婦女在一得知懷孕之後,醫院就會發一本超厚的孕產書籍 like pregnancy and child birth,讓產婦開始認真K書之後,若有需要能再跟醫護人員做討論。

台灣目前還沒能做到這個部分,媽媽手冊後面有很多資訊了,產婦的自修還是很重要。

很希望台灣的產婦能試著自行負起孕產的責任,產婦若無法承擔或理解生產的安危責任是自己必須負責的,想要全然交給了醫院,其失去的是什麼?其得到的是什麼?我覺得每個要經歷孕產的女人都可以想一想。

而孕產的經歷,正是一個更往內了解自己、整合自己的機會。
若你把握了,你將成為更成熟、更有力量的人。
若你選擇不要把握,那也只能說你的靈魂可能選擇其他的方式來讓你理解自己。

| 生產知識、溫柔生產相關書籍 |

***『正面迎擊!難產的早期預防及處置』 華杏出版社出版。
*** 『溫柔生產』芭芭拉.哈波/ Barbara Harper 著,新自然主義出版。
***『助產士三部曲』珍妮佛.沃斯∕著、『第一個擁抱』邱明秀∕著、『邁向溫柔生產之路』諶淑婷∕著 、『喚回失落的溫柔』林宜慧&梁淳禹∕著、 『溫柔的誕生』費德里克‧勒博耶∕著。

| 自家準備生產的知識、技能確認項目 |

約略為以下,當然也可以更多:

-「生產機轉」中,骨盆與胎兒位置的變化,對應著自己該做出什麼樣的生產姿勢。

– 除了保持愉悅的心情與吃到所有的營養素,從孕初期開始,要達到一個健康的孕期的基本要素是什麼?協助寶寶胎位擺正的基本原則?維持自然姿勢,坐姿前傾不往後躺沙發,思慮減少,愉快很重要。

– 生產計畫書是該寫些什麼,我寫的跟護理人員的理解是否一致,其中若有落差,該如何做溝通與調整?

– 產程之中所謂的要坐產球,生產姿勢該怎麼擺才能協助胎頭的下降?

– 那麼多的呼吸法,那我生產很喘的時候,到底要怎麼呼吸?

– 產程若是拖得很長,我該怎麼放鬆自己,該怎麼止痛,持續保持順產的希望?

– 我的孩子出來了會有什麼樣的對待,那些是不是我希望她經歷的?

– 伴侶該如何「有效的協助產婦」從懷孕到生產與恢復?

– 若有特殊母嬰狀況無法自然產,誰能夠一直在我的旁邊做說明跟陪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上,若覺得要自己準備生產會有困難,內在充滿恐懼,我仍有在台東地區提供陪產。

願母嬰能在光中相遇。願我的支持,讓更多女人在成為母親的歷程中,更有力量。
with love. Ellejana. /  陪產員  林宜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陳玫儀所刊登的原文,可在『生產改革行動聯盟』的臉書粉絲頁找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