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光之路

Ellejana 浴光故事、上師介紹。

2013/ 10/25~28, 11/2~3 ,是我第一次參與浴光之路:第一天 vs. 第五天 的對照圖

第一次參加浴光之路的時候,我正經歷著,生命全然的陷落 (things fall apart),然後嘗試從低谷爬起來。

我剛從荷蘭完成碩士學位、回到台北,嘗試尋找自己想要投入的工作。然而,社會、以及我的原生家庭並沒有能夠接納一位剛離婚的33歲女性,隻身從國外回臺,台北的車水馬龍與空氣,也讓我懷疑著該如何往下紮根。

我雖然是困惑的,但也因為失去了一切,揮別了在國外建立的家、長達十年的伴侶,我只剩下自己。我感謝原生家庭讓我短暫窩處,但我也感受到他們因為我所承擔的人言人語。

我替自己做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決定,我花了六萬多的台幣,參加了浴光之路。

上網搜尋「浴光、台北、十月、2013」我找到了 RanRa 老師的班,Dagahn 是當時的助教。

我在上課之前,對浴光有著許多的懷疑:「學費好貴啊,到底是在上些什麼內容?」老師所解釋的、宣傳上所看到的字眼,似乎不是我的腦袋可以理解的。

但我的確想要走上生命之流,我的內心好渴望,走上生命之流。
我覺得自己以往過得好辛苦,好像是在追求,去成為根本不是自己的樣子。
我找不到方式,去慢慢理解自己、與自己的特質與使命,然後走上實踐。

RanRa 他輕鬆地告訴我:「來上第一天,若是覺得沒有價值,可以不用付費的離開。」他的輕柔鼓勵,讓我抱持著姑且一試的信心,就這樣去上了,第一天之後,我就覺得自己終於穩定了、「我著地了」、「我回到地球了」。

去上了第一天之後,RanRa幫我們都拍了照片,一直到第三區塊(當時的第五天),我瘦了三公斤,整個人變得明亮。

***

妳/你一定最想知道,參加完浴光之後呢?人生一路順遂了嗎?
我的確走上了生命之流,此生要面對的課題和挑戰,一一出現了。
我走進以立國際服務,帶領台灣志工出國,踏上尼泊爾、泰國、柬埔寨。我面對著大眾,公司努力培養我成為計劃負責人,我從各種活動、宣傳編輯、溝通中,一一辨認著自己是誰。

我遇到目前的伴侶,他陪伴我更接近土地、然後成為母親、建立樸門基地、練習種植作物、居家生產了三次、認識身為女性的自己、成為陪產員、成為阿法氣顧問(ACC)、成為靈性老師。

我花了很多時間,去認識自己的夏克緹面向/女性能量,去接納自己的柔弱、創造面向。
我的伴侶,也陪著我長成日漸強壯的能量體,他與我衝突、撞擊、我們修復、面對著為什麼要結合的困惑。

是的,上完浴光之後,人生沒有因此變得「順遂」,但是,我一步步成為幾乎全然自由、快樂的自己。我擺脫了全職工作,我嘗試成為接案工作者。我嘗試在母親的位置上,練習無條件的愛,嘗試在靈性老師的路上,傳達神無條件的愛、並且在神的愛中活著、豐盛著。但也接納自己有愛的困窘與缺乏,允許自己休息、探詢更多之後,再往前。

成為母親後的每日,是逃不開的每日每日,都得面對自我的內在。

為什麼我和伴侶的靈魂要在此生結合?我們的任務是什麼?
為什麼我的孩子選擇了我?我不需要成為某個母親的樣貌,我只需要成為完整的自己,我需要在此生,好好的把我的天賦轉化成服務給出。

這一路的探索,非常的需要動力,而根基都在於當初上浴光的決定。

而當初的我也沒有想到,我上的浴光班帶領者,就是我大約在四年後所辨認出的靈性師傅 RanRa,他開始一路支持著我的靈性發展與日常大小事(生活就是靈性啊),但最重要的是,他總能支持我免於庸人自擾,持續相信自己、發揮能力。

我在浴光之中與神說了很多的話,在浴光之前的我,並不知道該怎麼跟神合作。而後,祂們一路支持著我,用著浴光中所學到的光的工具、唱頌和靜心,來整理我的生命。

浴光之後,我也一路慢慢地走上阿法氣風水顧問(ACC結訓,2017/6月)、開始接受靈性老師的訓練之後,我得知自己得開、能開設浴光助教班,我有著深深的感動,竟然已經被賦予這麼大的能力,我要站上帶領者的位置了。

也在我執行浴光助教班的過程中,跟八位上師有著豐富的對話、逗趣的、日常的,我更邀請他們,支持著我。而後一路,師傅陪著我開了督導班,後來自己的開班等,我漸漸落實著,凡事問第八脈輪跟神,凡事安在以及放下小我。

神是愛,是指:神一直在你的身邊等候呼喚,祂們永遠都會伸出援手、帶領著你來活出開心的人生。
這些不是口號,而是日常,浴光之路,就是將神帶入你的日常,直接讓大我/ 神來帶領你。

以下,是來自八位上師的訊息,以及我對他們的連結感受、還有八位上師在浴光中所帶領著我們的相關訓練。(將上師的故事、背景保留在浴光課程時再解說囉!)

耶穌:「在你自身之外,沒有所謂天堂的國度。這把鑰匙與愛都存在於你的心。我將幫助你打開這扇門。」

身為亞洲人,也是佛道教家庭出身的我,一開始最不熟悉的就是耶穌。但連結耶穌之後,他總傳送著溫暖的慈愛,耶穌經常在我受傷、孩子受傷、感覺絕望的時候,甚至經常在我在醫院陪產的時候,與我用心輪的粉紅光連結,穩定住我的狀態。

連結耶穌的粉紅光練習,也是在浴光之中能夠學到的重要技巧,能立即協助受傷、生病的自己或親友。

賽巴巴:「完美已在你之內。重新尋回你內在的寶藏,
去找出其他人可以認出你的特質。你已經是你一直以來的自己。
對世界展現你自己。」

賽巴巴,是一位印度的已故神人,目前他的第四世正在轉世中。我第一次知道他,是在浴光之路的時候,我的帶領者給了我賽巴巴的訊息。賽巴巴的訊息總是非常準確、慈愛、簡約。他當時告訴我:「請把你的悲傷交給我、一次又一次、讓我更接近你,愛你的賽巴巴」。

是的,我的內心有深深的悲傷,因為累世的傷痛、因為此生的辛苦,但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有神能夠接納我的悲傷、協助我將悲傷轉化成一股力量,因此能成為一個更能協助人的療癒師,去陪伴人們。

巴巴吉:「沒有理由不將把你往後拉並阻礙你活著的一切拋棄。
如果你無法獨自克服這一點,我將是那座橋。
讓你跨過並踏入一個全新的世界。你的世界。」

巴巴吉的這張照片,是他轉世成為一位尼泊爾的神人(已故)。巴巴吉是神性之母七百個面向之一,神性之母具有孕育、創造、毀滅並且重新的力量。因此,與巴巴吉的連結,能夠協助我生活中那無法跨越的障礙,有著一點點的鬆動。或者是我想要有著更大的勇氣,將舊有的一切拋棄時,我會請巴巴吉前來協助。

在浴光的練習中,我們也引領著學員到岡底斯山會見巴巴吉,請他燒毀學員舊有的結構,更新內在的銀星,成為更發亮的自己。

克里希納:「生命是純粹喜悅的表達,做為人是一場舞蹈。
開始跳舞,並邀請每一個人加入這圓之舞,
有一天全世界會共舞,而每一個人都將是快樂的。
這一天始於你起舞時。」

Krishina/ 克里希那,他是婆羅門教-印度教的一個神祇,因為他輕盈的品質,讓一切的嚴肅變得輕盈,讓可怕的壓力變得順水推舟。每次我覺得自己過度認真、對孩子過度要求的時候,我試著請克里希納來幫忙我,像是吹著笛子的頑童,將喜悅帶入、讓生活的沈重感變少。

卡如那:「人們已經忘了自己究竟是誰。
我將喚醒每個人心中的慈悲,因為這會打開你的雙眼,
並使你充滿愛地視眾生為你的兄弟姐妹。」

卡如那天使,因為沒有轉世到地球上的紀錄,因此沒有性別之分、感覺到祂的人能看到一股柔和的光煦。卡如納給我無限的慈悲感,柔軟地撫慰著我,我能將身為母親的巨大疲憊交托給卡如那。

當我與身邊的黑暗力量有碰撞時,我會試著請卡如那來幫忙我,讓我知道萬物皆是能與我合一的、我能更用慈悲的角度去同理我個人以為的黑暗人事物,因此讓我將眼前的景象、自己的使命看得更加清晰,免去分心與恐懼。

加百列:「你所尋求的光是隧道盡頭的火把,
那是我為想脫離黑暗的每個人所高舉的。 」

加百列是一位大天使,他手持的火把,照亮人們的道路。

找車位的時候、覺得眼前一片黑暗的時候,我總是呼喚加百列來幫忙,他像是一個能夠穩定我的大哥哥,陪著我在幾乎看不見的人生低谷中,繼續往前。

納拉亞納:「變成一道與寧靜合一的河流,
它最終必會帶你回到你所來自的大海!」

Narayana / 納拉亞納,他總是在我覺得生命極度混亂的時候,來整合我的生命。要身為兩個幼兒的母親、那麼多的家務、靈性工作、土地種植計劃、陪產支持等,會讓我有時覺得混亂、難以回到自身的平靜之中。這時候我經常交托給 Narayana,祂總是告訴我,一切都會協助我的前進,整合就在不刻意整合之中,不要讓腦子去分裂/分門別類你所正在努力的一切。

回到平靜、享受寧靜,一直是納拉亞納給我的支持感。

阿格尼:「如果今日你決定活著,昨日就不再具有任何意義!」

阿格尼是火神,這張照片中的是祂此生的轉世。他轉世成為一個德國男子,成立了聖火傳承,浴光之路的課程也是他從宇宙的知識聖殿所讀取下來的。

阿格尼的能量很巨大、他很重視要活得快樂、要記得享樂。

來自他的訊息都很簡短,但充滿支持。我總在對於眼前的迷霧非常困惑的時候嘗試跟他連結,他有時只是笑一笑、有時叫我去好好休息、有時跟我說,眼前的困難是因為我的能力很大。

他像是有一股開路的力量,剷除我以為的那些障礙。引領著我繼續往前。
在浴光之中,阿格尼也引領著我們,剷除舊有的結構,活出更真實的自己!

(他是我的老師 RanRa 的老師 Sam Yun 的老師,算起來我好像是他的曾孫徒女 X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